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早期著作
附 录

附录

第13-20页:“我的第一个异象。”——本章的内容由《晨星》的编辑首次发表于1846年1月24日,题为“哈门姐妹的一封信”,日期是“1845年12月20日,缅因州波特兰。”于1846、1847、和1851年再次付印,题为“致分散各处的余民。”现在的标题是在1882年再版《经历与目睹》时采用的。{EW 297.1}

在1860年和1885年发表的详细自传中,说明这里发表的是两个不同的异象。见《属灵的恩赐》卷二第30-35页“我的第一个异象”;《教会证言》卷一第58-61页;以及《属灵的恩赐》卷二第52-55页“关于新地的异象”;《教会证言》卷一第67-70页。{EW 297.2}

第15-20页:关于将来事件的描写。——怀夫人在描写上帝向她启示的关于将来的事件时是这样做的,有时就象一个亲身参与那些事件的人,不管那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的事件。在回答关于她在异象中状态的询问时,她写道:{EW 297.3}

“当主认为适合藉异象启示我时,我会被带到耶稣和天使面前,于是我对世上的事毫无所知,……他们经常指引我观看发生在地上的事。有时我会被带到以后的时日,看到一些将要发生的事。同样的,我也会被带领观看过去曾发生的事。”——《属灵的恩赐》卷二第292页。{EW 297.4}

怀爱伦自己是一位复临信徒,她写作时就象一个亲临现场看到并听到终必发生之事的人。如她的《早期著作》所述:{EW 297.5}

“不久我们听见上帝的声音好像众水的响声,告诉我们耶稣降临的日子和时辰。”——第15页。{EW 297.6}

“我们一起进入云中,用了七天的光阴升到玻璃海,那时耶稣拿来冠冕,亲自用右手将之放在我们头上。”——第16页。{EW 297.7}

“我们都走了进去,并且自觉在那城里有充分的权利。” {EW 297.8}

“我们看到了生命树和上帝的宝座。” {EW 297.9}

“在耶稣的带领下,我们都从圣城降到地上。”——第17页。{EW 297.10}

“当我们正打算进入圣殿时。……”{EW 297.11}

“我在那里所看见的许多奇妙的事物,实在是我所无法形容的。”——第19页。{EW 297.12}

在出了异象之后,她能回忆起曾启示给她的许多内容,然而凡是隐秘的事,不可泄露的事,她就想不起来。作为上帝的子民蒙拯救时所发生之事的场景中的一部分(第285页),她听到上帝宣布了“耶稣降临的日子和时辰”(第15页;另见第34页)。但是论到这事她后来写道:{EW 297.13}

“至于上帝的声音所说的时间,我一点也不明白。我听到宣告时辰,但我出离异象以后,那时辰我就记不起来了。那么严肃震撼的景象经过我的面前,没有语言可以形容。这一切对我来说是活生生的现实。这些在我面前都是活生生的事实。”——《怀爱伦信函》1888年38号,发表于《信息选粹》卷一,第76页。{EW 298.1}

她似乎亲临某些事件的事并不能保证当那些事件发生时她会参与其中。{EW 298.2}

第17页:费奇和斯托克曼弟兄。——怀夫人在记述她的第一个异象时,提到“费奇和斯托克曼弟兄”是她在新耶路撒冷遇到并与之交谈的人。他们两位都是怀爱伦所熟悉的传道人,并且积极参与了传讲所期待的基督复临的信息,但在1844年10月22日大失望之前不久去世了。{EW 298.3}

查理·费奇,一位长老会的牧师,因阅读威廉·米勒耳的讲稿和与约西亚·里奇的会谈接受了复临信息。他全心投入了传讲所期盼的在2300年的时期结束时基督复临,并且在复临觉醒中成了一位杰出的领袖。在1842年,他设计了预言的图表并被非常有效地使用了,在《早期著作》第74页提到的就是那个图表。他在1844年10月22日前一周多一点去世了。他死于一场疾病,主要是因为在一个寒冷的秋日举行的三场洗礼中在水中太久的缘故。(见《我们先辈的预言信仰》卷四,第533-545页){EW 298.4}

利未·F·斯托克曼是缅因州卫理公会的一位年轻牧师,他在1842年与卫理公会其他约三十位牧师一起接受并开始传讲基督复临。他在缅因州的波特兰作工,但在1843年时他的健康衰退了。他于1844年6月25日死于肺结核。怀夫人还是个小女孩时,气馁灰心时曾在上帝在两个梦中对她讲话后去找他指点。(见《早期著作》第12,78-81页;《我们先辈的预言信仰》,卷四,第780-782页。{EW 298.5}

第21页:催眠术。——早期有些反对异象的人为了证明自己的反对是正当的,便提出怀爱伦的经验是由催眠所造成的。催眠是一种类似睡眠的状态,通过暗示而导致的。被催眠的人与诱使他进入这种状态的人感情融通,并且对他的暗示作出响应。然而,就如怀夫人在这里所记述的,当一个施催眠术的医师试图催眠她时,却在她面前无能为力。{EW 298.6}

在怀爱伦早期的经验中,就蒙警告有关催眠术的危险。后来的年月她在许多场合领受过关于催眠术的指示。她警告人们由一个人来控制另一人的心智这种行为的严重危险。(见《服务真诠》,第242-244页;《医疗布道论》第110-112页;《信息选粹》卷二,第349, 350, 353页。){EW 298.7}

第33页:有名无实的复临信徒。——那些在传扬第一位和第二位天使信息中团结一致,却拒绝了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及其安息日的真理,然而仍抱复临指望的人,怀夫人称他们是“有名无实的复临信徒,”或“拒绝现代真理”的人(第69页),也是“自称相信基督复临的不同宗派”(第124页)。在本会的早期文献中,提到这些人时也称他们为“第一日复临信徒。”{EW 299.1}

很多基督徒在1844年秋都经历了大失望,那时基督没有按着他们所期望的来到。复临信徒分成了几个团体,这些团体中幸存下来的人组成了小团体复临基督徒教会,和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EW 299.2}

在复临信徒中,只有少数人保持了他们对预言在1844年已经实现了的信心,然而这些人确实向前,迈进了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及其第七日安息日。关于那个关键时期的经验,怀爱伦后来写道:{EW 299.3}

“复临信徒们如果在1844年大失望之后,坚持他们的信仰,同心合意地继续前进,本着上帝的旨意为他们开启的门路,接受第三位天使的信息,且以圣灵的能力将之传给世人,他们就会看到上帝的救恩,主必定以大能作工,协助他们的努力,则工作就必早已完成,基督也就早已降临来接祂的子民得他们的赏赐了。{EW 299.4}

“然而在失望之后那段疑惑和犹豫不决的时期中,许多复临信徒竟放弃了他们的信仰。各种分歧和分裂就进来了。大多数人都口诛笔伐地反对少数遵从了上帝天意的安排,接受了安息日的改革并且开始传讲第三位天使信息的人。许多本应奉献他们的时间和才干一心一意向世界传警告的人,却专心于反对安息日的真理,于是那些拥护安息日真理的人就不得不花工夫答复这些反对者并为真理辩护。这样圣工便受了拦阻,世界也被撇在黑暗中了。要是全体复临信徒都在上帝的诫命和耶稣的真道上联合起来,我们的历史将会大大不同!”——《信息选粹》卷一,第68页。{EW 299.5}

第42-45页:开了和关了的门。——怀夫人在《善恶之争》中论述伟大的复临运动和1844年10月22日大失望,并且提到在大失望之后人们立即采取的各种立场时,提到当时人们在一段短时间内所持有的一个必然结论,就是“恩典之门已经关闭了。”但是就如她所说的:“在查考圣所题目的时候,他们便得了更清楚的亮光。”见本书的“历史序言”和《善恶之争》第429页,以及《在至圣所里》整章,第423-432页。{EW 299.6}

关于她本人与这事的关系,她在1874年写道:她“从未得过一个异象说不会有罪人再悔改了。”她也从未教导过这种观点。她后来写道:“所赐给我的乃是上帝的亮光,那亮光纠正了我们的错误,并使我们能看明真实的立场。”(《信息选粹》,卷一,第74, 63页。){EW 300.1}

第43, 44,和86页:纽约州神秘的敲击声,和罗切斯特的敲击声。——这里提到的事件涉及现代招魂术的开始。在1848年,距纽约州罗切斯以东约56公里的海得斯威尔,福克斯一家听到了神秘的敲击声。关于那敲击声的起因,一时之间众说纷纭,人们起了各种猜测,当时怀爱伦却根据所赐给她之异象的权威宣布,那敲击声乃是招魂术的一种表现,这种现象会迅速发展,并且会以宗教的名义获得声望并欺骗大众,发展成为撒但末日大欺骗的杰作。{EW 300.2}

第50页:没有信息的使者。——这种说法出现在1850年1月26日赐给怀爱伦的一个异象的说明里。当时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并没有教会组织。几乎所有信徒都害怕任何形式的教会组织会在信徒们中间带进形式主义。但是随着时间的进展,不和谐的因素开始一路前进到这班人中间。于是怀爱伦发出了警告的信息,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们也一步步蒙引领采取了教会组织的各种形式。结果信徒们的团体比从前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了;并且设计了一种方法,对证明自己能传讲这信息并用自己的生活支持这信息的传道人予以承认;作出规定逐出那些假托传讲真理而教导错误的人。见《历史背景说明》。{EW 300.3}

第61, 62页:牧人们的团结合一。——见第50页的注释,没有信息的使者。{EW 300.4}

第75页:去耶路撒冷古城的责任。——怀夫人提到的是当时极少数人持有的错误观点。第二年,在1851年10月7日的《评论与通讯》中,怀雅各写了“关于现今正在传播的旧耶路撒冷和犹太人等等令人分心无益的各种观点,”和“有些人已陷入的奇怪想法,就是圣徒们还要去旧耶路撒冷,等等,等等。”{EW 300.5}

第77页:《晨星》的编辑。——以诺·雅各住在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出版了一份传讲基督复临的早期刊物。1845年11月,爱伦·哈门寄给以诺·雅各一份关于她第一个异象的记述,希望能坚固他。她曾注意到他正在动摇自己对上帝在复临经验中的带领的信心。这位编辑在1846年1月24日那一期的《晨星》上发表了怀夫人的第一个异象。在1846年2月7日的《晨星》特刊上,希兰·爱德生、哈恩医生和O. R. L.克罗泽发表了关于天上圣所及其洁净重要的文章。文章阐明了关于基督在1844年10月22日开始在天上至圣所服务的圣经教训。在1846年3月14日的那一期里,发表了爱伦·哈门的第二封信。(见《早期著作》,第32-35页。)第77页的这段话提到的是以诺·雅各后来所持的观点以及他所支持的招魂术的各种迷惑。{EW 300.6}

第86页:见第43, 44页的附录注释。{EW 301.1}

第89页:托玛斯·佩因。——在1840年代,托玛斯·佩因的著作在美国是众所周知,并为人所广泛阅读。他的书《理性时代》是一部自然神论的作品,对基督徒的信心和行为都是有害的。该书以这句话开篇“我信一位上帝再无其他。”佩因不信基督,被撒但成功地利用来攻击教会。正如怀夫人所指出的,如果发现象佩因这种人都进了天国而且在那里受到尊荣,那么任何一个罪人,不用改革生活,也不用信靠耶稣基督,就能进入天国了。她以有力的语言揭露了这种谬论,并且指出了招魂术的荒谬。{EW 301.2}

第101页:至善论。——有些早期复临信徒在1844年的经历之后不久,不再持住上帝,漂进了狂热盲信之中。怀爱伦以“耶和华如此说”对付了这些极端分子。她斥责了那些教导说在肉体中达到一种完美状态所以不能犯罪的人。关于这种人,怀夫人后来写道:{EW 301.3}

“他们坚持认为那些成圣的人不能犯罪。而这自然就导致人相信成圣之人的各种感情和愿望总是正确的,决没有危险导使他们犯罪。与这些诡辩一致,他们在成圣的外衣下犯着最恶劣的罪行,并且因着他们所具有的欺骗性,催眠术的影响对与他们结交的一些人正在获得一种奇异的能力,那些人没有看出这些表面上美丽但却引诱人的理论的邪恶。……{EW 301.4}

“这些假教师们的欺骗清楚地摆在我面前,我也看到了在纪录册中他们名下的可怕记录,以及他们所犯下的可怕罪行,因为他们自称完全圣洁,同时他们每日的行为在上帝看来却是绊倒人的。”——《怀爱伦传略》,第83, 84页。{EW 301.5}

第116和117页:圣餐;女人洗男人的脚,以及圣洁的亲吻。——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的先驱们既接受了安息日的真理,就急切地向外布道,要人遵从上帝圣言的每一细节,同时他们也小心地保守自己不曲解圣经,反对任何一种极端或狂热主义。他们清楚地看明了我们的主为教会所设立的圣餐礼的特权和义务。有些人对洗脚礼和圣洁的亲嘴有疑问。在这个异象中,主解释了某些敏感点,要指导并保护这个新浮现出来的教会。{EW 302.1}

关于这些圣礼应该举行的次数问题,有些人坚持一年一次;但是上帝赐下的指示是圣餐礼应该更为经常地举行。现今本会遵循的计划是每年举行四次圣餐礼。{EW 302.2}

主也赐下了关于洗脚礼的勉言。显然,对于应该遵循的程序有些不同意见。有些人行事不当,结果造成了“混乱。”所赐下的勉言是这个礼节应该慎重而保守地举行,要以一种不引起偏见的方式举行。有些人对于男女彼此洗脚是否适当有疑问。关于这点,怀爱伦提出了圣经的证据说明女人——显然在某些情况下——给男人洗脚是适当的,但是她忠告男人不要洗女人的脚。{EW 302.3}

关于圣洁的亲吻,《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圣经注释》说:{EW 302.4}

“特别是在东方,亲嘴是在问候时表达爱意和友谊的一种常见方式(见路7:45;徒20:37)。圣洁的吻和爱心的吻(彼前5:14)是基督徒感情的标志。早期的基督徒在圣餐时似乎都亲嘴问候(殉道者查士丁《第一辩论文》65页)。后来的著作说明这种亲嘴不是针对异性的(《使徒法典》ii.57;viii.11)”。——《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圣经注释》,卷7,第257, 258页。{EW 302.5}

在早期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中,他们的习惯是在谦卑礼时彼此圣洁的亲吻。虽然没有提到男女彼此圣洁的亲吻这种显然不适当的事,但是有呼召所有人禁戒一切邪恶的表样。{EW 302.6}

第118页:大闹一阵。——福音的网把各种各样的人都拉了上来。有些人感到若不藉着喧闹的、情绪外露地呼喊赞美上帝,大声而兴奋地祷告,以及热烈地说阿们,他们的宗教经验就不真实。主在此又对早期教会的经验赐下了一道警告,要求人们在敬拜上帝时要礼貌而严肃。{EW 302.7}

第229-232页:威廉·米勒耳。——在介绍1830和1840年代美洲发生的复临大觉醒时,经常提到威廉·米勒耳。在《善恶之争》中,有一章专门讲述了威廉·米勒耳的生活和工作,题为《美国的改革家》(第18章,317-342页)。威廉·米勒耳1782年出生在马萨诸塞州的匹兹菲尔德,1849年在纽约州的洛汉普顿逝世。他在4岁时和父母一起搬到了纽约州靠近尚普兰湖的洛汉普顿,在一个边境农场长大成人。他一直勤奋好学,认真钻研。他在自己社区成了一名领袖。在1816年,他开始仔细研究圣经,他的研究把他带到了伟大的时间预言和关于基督复临的预言。他得出结论说基督复临已近。在用了数年重新检查他的立场并且确信这些立场是正确的之后,他于1831年8月初应邀去公开讲述他关于那些预言的见解。从那时起,他的时间主要就投入在预报复临信息上了。有数百位其他改正教会的牧师适时地加入了他的工作,一同参与了1840年代伟大的复临觉醒运动。{EW 303.1}

在1844年10月22日大失望的时候,米勒耳又疲倦又有病。他主要依靠与他站在一起的年轻同工们传扬复临信息。在大失望之后不久,他注意到了安息日的真理,但他的那些同工使他拒绝了这真理。他们,而不是米勒耳,要为此负责。怀爱伦在第258页写到了这段经验,并且向我们保证当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米勒耳会在那些蒙召从他们的坟墓中出来的人中间。{EW 303.2}

第232-240, 254-258页:《启示录》14章三位天使的信息。——从第232页起,怀爱伦连续三章论述第一、第二和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她是为那些曾与她一同经历了伟大的复临觉醒和1844年春季与秋季大失望的人写的。她并没有试图对这三道信息作出解释,而是假定自己的读者对这一经验有充分的认识。根据她同道们的经验,她所讲的话会给他们带来勇气和启发。我们应当从她的《善恶之争》中详细了解这些信息的内容。第一位天使的信息发出了上帝施行审判的时候到了的警告。见《善恶之争》第17章《黎明的曙光》,”第299-316页;第18章《美国的改革家》,”第317-342页;和第20章《普世的宗教奋兴》,第355-374页。关于第二位天使信息的宣扬,见第21章《巴比伦倾倒了》,第375页起。关于大失望,见第22章《半夜发呼声》,第391-408页;第23章《洁净圣所》,第409-422页;第24章《在至圣所中》第423-432页;第三位天使的信息见第25章《上帝不变的律法》,第433-450页;以及第26章《最后的改革运动》,第451-460页。{EW 303.3}

第238页:第二位天使信息的结束。——虽然我们清楚地明白第一第二和第三位天使的信息是适用于现今的信息,但是我们也承认在最初传扬这些信息时,发出第一位天使的信息及其所宣布的“上帝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是与在1830年代和1840年代早期传扬所期盼的基督复临环环相扣的。第二位天使的信息及其最初在1844年夏初的传扬,呼召复临信徒们从已经拒绝传讲第一位天使信息的有名无实的众教会出来。虽然第二位天使的信息确实继续要成为现代真理,但紧接在1844年10月22日之前,第二位天使的信息有一个高潮的结束。就在基督复临之前,当这三位天使的信息再次显著地来到世界面前的时候,《启示录》18:1的那位天使会加入第二位天使传扬“巴比伦倾倒了。”“我的民哪,要从那城出来。”见《善恶之争》第603-612页。{EW 304.1}

第254页:见第232-240页的附录注释。{EW 304.2}

第276页:奴隶和奴隶主。——根据《启示录》6:15, 16,在基督复临时,依然会有奴隶存在。在这两节经文中我们看到“自主的,为奴的。”怀爱伦在这段话里指出,她在异象中看见基督复临时的奴隶和奴隶主。在这一点上,她与圣经是完全一致的。约翰和怀爱伦都看到了我们的主复临时的状况。虽然美国的黑奴根据《解放黑奴宣言》得到了解放,但在怀爱伦写下这段话后六年,宣言才生效。这个信息并没有过时,因为甚至今天在世界的各地区,仍有数百万男女实际上处于奴隶的地位。在一个有关将来的预言到达应验阶段之前,我们无法对它做出判断。{EW 304.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