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早期著作
3、预言时期的计算
“预言之中似乎最清楚指明基督复临之时期的,乃是《但以理书》八章十四节,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按照其以经解经的规则,米勒耳知道预言表号的一天是代表一年(见民14∶34;结4∶6);他看出二千三百日或实际为二千三百年的时期要远远地延到专为犹太人得救所划定的时期结束之后,因此不可能指旧约时代的圣所而言。米勒耳接受了当时流行的看法,以为在新约时代,这个地球就是圣所,所以他认为《但以理书》八章十四节所预言的洁净圣所,乃是代表在基督复临时用火洁净地球的事。他的结论是:若能找到二千三百日的正确起点,就能很容易地确定基督复临的时期。如此就能显明那伟大结局的定期;那时,目前的局面及‘其骄傲和权势,炫耀和虚荣,罪恶和压迫,都要结束了;’那时,咒诅必要‘从地上除去,死亡必被吞灭,必有赏赐赐给上帝的仆人,先知和圣徒,以及一切敬畏祂名的人,而那些败坏世界的人必遭败坏’(布利斯《威廉·米勒耳传》第76页。)
“于是米勒耳以更深切的热诚继续查考预言,夜以继日地研究那已显为非常重要而压倒一切的题目。在《但以理书》八章中他找不到2300日起点的线索;天使加百列虽然奉命来使但以理明白异象,但结果只给了他一部分的解释。当那将要临到教会可怕的逼迫在异象中向这位先知展开的时候,他的体力就消失了。他再也忍受不住了,所以天使暂时离开了他。‘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他说:‘我因这异象惊奇,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但8∶27)。
“然而上帝已经吩咐祂的使者‘要使此人明白这异象。’这个任务是必须完成的。天使遵照这个命令,后来又回到但以理那里,说:‘现在我出来要使你有智慧,有聪明;’‘所以你要思想明白这以下的事和异象’(但9∶22,23,25-27)。《但以理书》第八章中还有一个要点没有解释清楚,那就是有关时间的预言,──二千三百日。所以天使在继续他的解释时,就专注于这有关时间的题目:
“‘为你本国之民和你圣城,已经定了七十个七,……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时候,必有七个七和六十二个七。正在艰难的时候,耶路撒冷城连街带濠都必重新建造。过了六十二个七,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无所有,……一七之内,祂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一七之半,祂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但9∶24-27)。
“天使曾奉差遣到但以理这里来,是为了一个明显的目的,要向他解释《但以理书》第八章的异象中他还没有明白的一点,就是有关时间的那一句话,──‘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在天使吩咐但以理‘你要思想明白这事和异象’之后,他的头一句话就是:‘为你本国之民和你圣城,已经定了七十个七。’这里所译为‘定了’的词,原文的意思是‘截出’。那七十个七代表四百九十年,天使说明是特别截出来属于犹太人的。但这是从哪里截出来的呢?《但以理书》第八章中既然只提到一个2300日的时期,所以七十个七必是从这个时期中截出来的;因此七十个七必是2300日的一段,而且这两个时期也必是在同一个时候开始的。天使说明那七十个七是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的时候算起的,所以若能找到这个出令的日子,则2300时期的起点必可确定了。
“在《以斯拉记》第七章中可以找到这个命令(见拉7∶12-26)。这命令最完整的方式乃是由波斯王亚达薛西在公元前四五七年颁布的。但是《以斯拉书》六章十四节提到在耶路撒冷耶和华的殿是遵着‘波斯王居鲁士、大流士、亚达薛西的旨意’建造的。这三个王,一个发起,一个坚定,一个完成这道命令,使它完全符合预言的条件以便标志二千三百年的起点。若拿公元前457年,就是那命令完成的一年作为起点,则有关七十个七之预言的每一项细目都显然是已经应验了。”
“‘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时候,必有七个七和六十二个七;’就是六十九个七或四百八十三年。亚达薛西的命令是在公元前457年秋季生效的。从这一年起算,过了四百八十三年,就到了公元27年秋季。到那时,这段预言就应验了。‘受膏君’是指着‘弥赛亚’说的。在公元27年秋天,基督受了约翰的洗,并受了圣灵的膏。使徒彼得证明“上帝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徒10∶38)。救主也曾亲自宣布:‘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路4∶18)。祂在受洗之后,就往加利利去,‘宣传上帝的福音,说日期满了’(可1∶14,15)。
“‘一七之内,祂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这里所提到的‘一七’就是七十个七之中最后的一个七,也就是特别定给犹太人的最后七年。这七年从公元27年到34年,先是基督本人,后来是藉着祂的门徒,特别向犹太人发出福音的邀请。当使徒带着天国的佳音出去时,救主指示他们说:‘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宁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太10∶5,6)。
“‘一七之半,祂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在公元31年,就是在祂受洗三年半之后,我们的主就被钉十字架了。随着髑髅地所献上的大牺牲,那四千年来预指上帝羔羊的献祭制度就停止了。表号已经遇到实体,仪文制度的一切祭祀和供献就此止息了。
“这样我们可以看出,七十个七或490年,就是特别留给犹太人的时期,到公元34年就届满了。那一年,因为犹太公会的决议,造成司提反的殉道和基督门徒的遭受逼迫,犹太国就作了最后的决定:要拒绝福音,顽抗到底。于是救恩的信息不再限于选民,而要传给全世界了。门徒因受逼迫,不得不逃离耶路撒冷,而‘往各处去传道。’‘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徒8∶4,5)。彼得受了上帝的引领,将福音传给该撒利亚的百夫长,就是敬畏上帝的哥尼流;热心的保罗既被赢得信了基督,就奉差遣带着大喜的信息‘远远地往外邦人那里去’(徒8:4, 5;22:21)。
“到此为止,预言的每一个细目都已显著地应验了。七十个七的起点毫无疑问地是定在公元前四五七年;它的终点在公元三十四年。根据这些已知的事实,就很容易找出二千三百日的终点。七十个七──四百九十日──既是从二千三百日中截出来的,所以二千三百日还剩下一千八百一十日。在四百九十日过去之后,还有一千八百一十日必须应验。从公元三十四年算起,再过一千八百一十年,就到一八四四年。因此,《但以理书》八章十四节二千三百日的终点必是一八四四年。按照上帝使者的见证,在这一段漫长的预言时期结束时,‘圣所就必洁净。’这样,洁净圣所的时候──当时的人几乎普遍相信是要在基督复临时发生──已是正确地指出来了。
“米勒耳和他的同工起先相信二千三百日要在一八四四年春季届满,然而预言却是指着那一年的秋季。这一点误会使那些为主的复临规定更早的日子的人大为失望而困窘。但二千三百日之必定在一八四四年届满,以及洁净圣所所预表的大事之必定在这一年发生。这两个事实所有确凿的论据并没有因此而受到一点影响。
“当米勒耳起初专心研究圣经,为要证明它是上帝所赐的启示时,他真没有想到他会得出现在的这种结论。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研究的结果。可是圣经的证据既是那么清楚而有力,他就不能将其置之脑后。
“一八一八年,在他用了两年的工夫研究圣经之后,他得出了这个严肃的结论:约在二十五年之内,基督必要显现来救赎祂的子民。”——《善恶之争》,第324-329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