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斯波尔丁和马根选集》
41.王权
(1901年4月1日总会在巴特克里克学院图书馆举行的会议上,怀爱伦夫人发言的逐字记录。){SpM 162.3}
我宁愿今天不说,但仍然不是因为我无话可说,因为我有;我有话要说。总会和主要责任中存在的事态,还没有为他们自己或那些在工作中负责的人所清楚地了解。工作一直在扩大,一直在发展;根据我一段时间以来所拥有所传达并已再三传达给一些个人而不是今天在这里的许多人的亮光,和上帝希望人人都依据的作工的计划,决不可将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或几个人的头脑视为具有充分的智慧和能力,足以管制和制定计划,我们这个广大园地的工作担子不应落在一个、两个或三个人身上。我们不是在达到我们既在负责伟大重要的真理,上帝就期待我们达到的高标准。有些人的头脑必须比现在更加活跃起来。关于我们的总会,人们一次又一次地说:“总会的声音是上帝的声音;因此每件事都必须提交总会,关于允许或限制或应该和不应该在各园地做什么,必须得到总会的意见。”{SpM 162.4}
根据我所拥有的亮光,就如这事在比喻中被呈现在我面前的样子:有一个狭隘的空间,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有一个像国王的、国王似的统治力量。这里的出口被封锁了。而我们园地各处的工作都要求一种与现有方针完全不同的行动方针。我们已听够了“一切都必须按常规路线进行”的说法。当我们看到“常规路线”被改变了,是纯净精确的,带有天上上帝的模式时,才应确立这些路线。然而当我们看到上帝赐下一个又一个信息得到接受,却没有作出任何改变,完全与之前一样时,那么就很明显,必须使新生力量进入常规路线。常规路线的领袖们必须完全改变,重新组织,必须有一个委员会,不是只由六个人组成并且成为一种统治和控制的权势,而是由来自负责我们的教育机构和我们疗养院的代表们组成,这些机构在工作,它们里面有生命,不断在做工,不断在扩展,不断将来自他们的人才输送到园地。{SpM 163.1}
然而呈现在我面前的是对比,已经开放的园地在哪里;这里已经开放的园地,美国的新园地在哪儿呢?加利福尼亚州的新园地在哪儿呢?工作大中心这里的新园地在哪儿呢?这里有两大中心——哪里在为得到新园地而角力,不计代价,不计后果呢?上帝有宝物已赐给祂的工作;祂有宝物在山上;祂有宝物在每一个地方和每一个国家,在远近所有这些国家,祂都希望成为一种上升、拓宽、扩大的能力。但工作管理本身正在变得混乱,并非有什么人是错的或想要错,而是因为原则是错的,而且这些原则已变得如此混杂,如此低于上帝的原则,以致上帝不断发来信息,论到在每一个机构中、在出版社和本会所有权益中的神圣、圣洁、高尚、使人高贵的原则,和一切与工作的处理有关的事,需要受上帝的圣灵支使的人。那些负责工作的人若是没有提供证据表明他们是受圣灵控制的,若是没有一种能力表明他们蒙上帝悦纳分给必须处理的责任,就应更换他们,毫不迟延。弟兄们,上帝不准这次大会像以往的大会那样结束,仍是同样的操纵,同样的腔调,同样的规则!(声音:“阿们。”)上帝不许,弟兄们。(声音:“阿们。”)主希望每一个有真理知识的活人清醒过来。祂想激发每一种活力;我们几乎和死人一样了。时候到了,我们应该兴起,发光,因为我们的光已经来到,耶和华的荣耀发现照耀我们。我们若是不去这么做,今天就可以结束大会,与在其它任何一天结束一样。{SpM 163.2}
然而我们必须拥有的是接受别人的想法。那些在工作的人,那些以同样的口气在同样的渠道工作的人已经灰心了,已经困惑了。好了,现在,我们不能将这里将要负责的巨大责任委托给这样的人。根据上帝赐给我的亮光,凡与这次大会有关的一切事都要被视为极其神圣的。为什么呢?因为这次要将思想、计划和工作置于正确的基础上。过去十五多年来,这种事一直在继续和更新,而今上帝要求改变。上帝希望有能力有头脑的人明白,有一个梯子要他们一级一级地攀登,要是他们一级一级地攀登这个梯子,最终就会走进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让我们向着天国前进吧。我们需要将所有的自私,已交织到工作中的每一线自私都清除出去。根据上帝已赐给我的亮光,这里有一项工作,它的立场应该比现在的立场高出百分百。{SpM 164.1}
我们的敌人们在这里。那些邪恶的力量在作工。每一个工作力量都在觉醒。让我告诉你们吧,仇敌一直在获得胜利。上帝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醒悟,把握这项工作,为今生和永生操劳。许多人正一再地原地踏步——我们的各教会在这里,我们的各大教会在这里,他们应该正在培养出有教养、训练有素、守纪律的人;应该有那些在这里与他们联络的人负责进入园地,将信息传到荒芜的地区——一直如此荒芜的园地,尤其是南方园地,几乎还没有触及过,尽管有上帝多年——我可以说——好了,我不知道多少年来一直在赐予的信息。这是相当多的年的事了。然而已经讲了那些事,这种停顿必须结束。可是每一个区会依然老调重弹。工作仍旧照以往的样式继续,最终必化有乌有。{SpM 164.2}
现在上帝希望做出改变,是时候了,这里早该有能力和才智加入总会中,就在这个城市里;不要一直等到会议结束才去找,——不要等到大会完全结束了才集中力量,看看能做些什么。我们应该知道就在这里能做成什么;我们应该知道现在就能做成什么,有什么能力和才智可以带进这项工作中,他们要团结一致,聪明地把握工作,而且上帝能与他们同工。{SpM 164.3}
这就是他们和你们所需要的,他们每一个机构都负有责任,都应该在与其有利害关系的圣工中有发言权。上帝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进入一个地步,在那里我们要工作:不会将全部担子都放在两三个人身上,完全让他们承担。欧文弟兄不久就会处于根本不能工作的地步。他需要支持者。他一直在从事这种拼搏和令人沮丧的工作,直到应该有所改变。他应该找个人代替他,否则他会垮掉的。不能这样。我们必须有负责任的人,我们需要会忠于原则如磁针指向磁极的人。上帝必试验这些人,他们若是不能表明对何为原则、何为成圣、活着和基督化原则有更好的观念,祂就会换掉他们,试试别人。{SpM 164.4}
然而上帝将会有改变。祂希望我们知道根据天上的原则作工是什么意思。祂希望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站在自己的位分上是什么意思,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责任,他们本应该成为工人,他们本应该有这些原则,他们本应该有忍耐,正如经上所说的:“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敬虔;有了敬虔,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彼后1:5-7)。弟兄们,我们都需要有这些话写在我们的心上,悬挂在心房中,而且对于那行这些事的人,——你们若是按照这个原则生活,“就永不失脚。这样,必叫你们丰丰富富的得以进入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彼后1:10,11)。{SpM 165.1}
上帝对我们是认真的,祂又说又呼吁,——我说不出是怎么回事。这在上帝看来是可鄙的——可鄙的。他们因害怕而停下来,不去得到他们应该拥有的一切,这使一个人留在他做不到的地方——如果他认为那是天国的原则,就会使他留在永远不会到达天国的地方。他进不去。他们缺乏基督的高贵、慷慨、温柔、怜悯和仁爱,就像基利波山缺乏雨露一样,我们无法唤醒他们看见自己的状况。说得已经够多了,一遍又一遍,但却没有造成任何不同。亮光照在他们身上,他们还是自称接受,却不作出任何改变。这就是令我惊恐的事。这使我惊恐,因为我看到要是没有更多温柔、更多怜悯、更多上帝的爱,天上的福气就会收回。当主对以弗所教会说:“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并告诉他们要快快悔改,否则祂就会把灯台从原处挪去”(启2:4, 5)的时候,祂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们需要研究约翰所论述上帝的爱和我们应该表达的爱。这种爱没有得到培养,既没有培养这种爱,相反的品性便得以发展。上帝的爱一直没有在我们的出版机构中得到培养,而当他们以为藉着运用每一点狡诈能得点什么时,他们却在那个小交易上损失了四倍,是的,十倍,直到灯台不久就要从他们挪去。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为了机构的利益,但上帝知道。上帝知道每一个人,人人都应上来帮助耶和华,并有一种新的情感创造。在这事成就之前,在这事在我们的每一个机构得到教导之前,上帝决不会以我们为无罪。上帝说到做到,祂说:“我希望这里有改变。”同样的事在重复,遵循同样的想法,任命同样的委员——这里有一个小宝座:王在那里,其他一切都属次要,就是那些头脑敏锐得多的人,因为他们一直没有按这种狭隘自负的水平作工。{SpM 165.2}
我对这个问题感受强烈。我不想在这里讲话,但我不敢保持沉默。我感受到这种状况。我认为我们应该坚持上帝的柔情,在祂面前破碎你们的心,你们若是到达能清楚地看到这些事的地步,就会看明上帝恨恶自私。当我们把自私带进祂的圣工时,就使罪行扩大百倍了。当我们将自私带进来,好像我们要使圣工受益时,我们根本不能使它受益:这使上帝以你们为耻。{SpM 166.1}
我们要作耶稣基督的代表;我们应当成为祂品格的代表。我们应当这么做,以致我们在每个地方、每个国家、每一方面的行动都在实行天国活泼的原则,在每一个地方都有与上帝的服务有关的事。上帝必不接受凡火。祂希望你们使用祂在神圣的祭坛点燃的圣火。祂希望你们去作工,祂希望这火消灭你们的一切凡俗、一切不节制、一切自私、一切低劣的想法、一切的放荡、这一切的私欲。祂希望将这些东西从正在帮助预备一班人在就要临到我们的最后大冲突中站立得住的人身上洁除。自我必须隐藏在上帝里面,而当自我隐藏在上帝里面的时候,主上帝就会显现,而不是自我表现出来。祂就必表现为大工师,而当你们认为要用你们狭隘的计划、你们自负的想法,和你们的计划、把握与思考来改进上帝的计划,你们就会获得什么时,——要是你们没有学会比现在更好的东西,你们将不得不学会。上帝希望长久以来一直在处理事物的委员会解除自己的指挥权,有机会生活,看看能否摆脱他们已经陷入的因循守旧的习惯,——我看不到他们会有摆脱这种惯例的希望,因为虽然上帝的灵一直在作工,在作工,可是那个王依然在那里。{SpM 166.2}
主希望祂的圣灵进来。祂希望圣灵为王。祂希望不会向外人施行的交易中的每一点欺诈,也不要向任何一个正在设法侍奉上帝并设法竭尽全力侍奉祂,将十分之一带到这里以支持传道事工的人施行。上帝有一个金库,这个库要由十分之一供应,这应被视为神圣的十分之一。十分之一是上帝的,应该慷慨奉献,使工作得以维持。各人要照自己的力量如此行事,以致建立全体百姓对他们的信心,而且他们必不惧怕,却要看见一切事如白昼一样,直到他们参与上帝和百姓的圣工。我知道我的丈夫过去常常样行事。他会与这个、那个、又一个、再一个他认为有良好判断力的人一起坐下来商讨,——那是在圣工初期的时候。他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在总会还很年幼的时候单独负责。但他有这些人,这些委员,是从各地带过来的。不只是在巴特尔克里克,而是在不同的地方,那些感到有责任作工的人回到家,感到身上负有更大的工作责任。以正确的路线,以天国的路线,本着纯正、圣洁、提高、稳固开展圣工,荣耀上帝,应该是会使我们每一个人充满喜乐和自豪的事,因为上帝已赐给我们特权与耶稣基督同工。{SpM 166.3}
当我们献身给上帝时,我们可以拥有祂保证要赐给我们的一切能力。那在天上准备了一切的能力,天国的一切设施和上帝所有丰富的恩典都会分赐给每一个参与圣工的工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完全依赖上帝的,而当我们把上帝置之度外,把耶稣基督置之度外,并让遗传的和养成的品格特性进来时,让我告诉你们吧,我们就是站在很滑的场地上。我们就不是在为自己的脚修直道路,而是修弯曲的道路,会使瘸子差路——我们担不起这么做。把耶稣赐给我们,已使上天付出了太高的代价。上天付出了太高的代价才让基督撇下祂的王袍和王冠,走下祂最高统帅、生命和荣耀之君的地位,以便使祂自己进入人性中,以便更好地将人与神结合在一起,作为一块垫脚石,让人踏上去。这不是人性,而是人性与神性相结合,而且人可以踏在那块垫脚石上,从而与上帝一起站在优势地位,因为那种香气——因为上帝的圣洁品格感染每一个吃生命粮喝救恩水之人的生命。凡吃基督的,即,凡领受并实行基督话语的人,就有永生。这生命在他里面,因为它在基督里面,而基督在他里面。这就是这事呈现的方式。然而当有人说:“我不在乎;我直接违反上帝在祂的道中所赐的律法”时,我就不要求他接受我的话,我不要求他遵行。{SpM 167.1}
把怀姐妹放在一边吧:把她放在一边。在你们能顺从圣经之前,你们只要活着,就决不要再引用我的话。当你们接受圣经,以圣经为你们的饮食,以圣经的原则为你们品格的要素时,你们就会更好地知道如何从上帝领受劝勉。然而主的道在这里,我今天将这宝贵的道高举在你们面前。不要再重述怀姐妹所说的——“怀姐妹说过这个,”“怀姐妹说过那个,”“怀姐妹还说过一件事。”而要说:“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然后就照着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所说所做的去行。{SpM 167.2}
基督说:“我做我父的工。我看见祂所做的工,我也做。”基督的血所买来的人哪,只要想想我们所看到的上帝在对待彼此中所表现的行为、情感和原则。我们在这里,我们是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血所买来的。你只要想想这事,这要了祂的命。祂为我们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可是上帝希望站在天国旁边的人却在这里,上帝希望他们站在祂的荣光能以明显的光线照在他们身上、他们也知道天光与他们同在的地方。这不是情绪,而是一种基于永生之道和永活的上帝和救主的活泼信心。这位救主在约瑟裂开的坟墓上宣布:“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SpM 167.3}
祂希望你们吃祂的原则:活出祂的原则。然而那些现在在那里的人却决不会赏识它。他们受过试验和考验,得到过警告,现在必须作出一番改变。要给他们机会出去,领会像上帝的一些工人那样在上帝的恩典中角力是什么意思。要让他们领会逐步建立工作是什么意思。要让他们进入荒地;让他们开始领会从无建立有是什么意思。当他们这么做时,才会明白,上帝有祂的仆人,有祂建立在地上的教会,虽由许多肢体构成,却是一个身体;祂的每一部分工作都必须与另一个部分、又一个部分、再一个部分相连,大家都被天国的金线连在一起。在他们中间根本就不应该有王。谁也无权伸出他的手说:“你不能去那里;你要是去那里,我们就不供养你。”你们与供养有什么关系呢?钱财是他们创造的吗?钱财来自信徒。上帝的声音告诉我要指示那些正在贫困园地作工的人,要到信徒们那里去,告诉他们自己的需要,并且把所有的人都吸引到他们能找到工作地点的地方去工作,在他们所能做的每一个地方建立工作。{SpM 168.1}
有一项工作要完成。而我们想要知道你们和你们的委员会是否一直在做这工作。委员会在这里,纪念物在哪里呢?当我们察看各城时,哪里有上帝的纪念物呢?我问你们,哪里有教会留下来荣耀上帝呢?有工人。我感谢上帝有一项工作正在进行,我为医疗布道工作感谢上帝。上帝会要求每一个在主耶稣基督的福音方面受过教育的人。祂有一个地方给你们。至于那些正努力在我们的学校、疗养院里教导青少年的人,无论他们在哪里工作,你们都不要把一块石头放在他们的道路上!主已显明祂愿意与那些作工的人同工。{SpM 168.2}
你们是与上帝同工的。教会在哪里呢?我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时候很痛心。那里有一些年轻人在各教会中间走来走去,但是开辟新园地的力量在哪里呢?愿意说“我们不要与知道真理的人呆在一起,这里有一个对真理一无所知的园地,这个园地应该得到改造和教育,直到他们顺服真理”的人在哪里呢?然而真理的种子必须撒播。基督说过:“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发白,可以收割了”(约4:35)。但祂希望他们观看它;祂希望他们看见;祂也希望你们每一个人看见它并且占满你们的双手。但这些从一个地方旅行到另一个地方照看各教会的人哪,愿上帝帮助你们,赐给你们这信息的精神,使你们渴望得人且不放手,直到他们归主。这是我们希望看到做成的工作,而直到这种精神进来并把握每一个区会中的每一个人,他们才会提升应该提升的亮光——健康改良——他们才会藉着舍己和自我牺牲引人向上。{SpM 168.3}
关于这个主题,将障碍挡在我的路上是多么伤害我啊。他们会告诉你们怀姐妹做过这个,或怀姐妹做过那个,例如,“怀姐妹吃奶酪,所以我们才随意吃奶酪。”谁告诉他们我吃奶酪的?我的餐桌上从来没有奶酪。有一次我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时候,我尝过一两次奶酪,但那与我把它当日常的食物是两码事,是完全不同的事。我在特殊的场合吃过很苦的药草,但我不会以它们为饮食。然而在明尼阿波利斯有一个特殊的场合,我在那里吃不到别的,桌子上面有一些小块的奶酪,我的弟兄们当时在场,其中一位告诉我,要是我吃一点儿奶酪,就会改变我的状况,我就吃了。我吃了一口奶酪,我想我没有第二次再碰过它。{SpM 169.1}
又有人说:“怀姐妹喝茶,所以我们可以喝茶。”我的弟兄中有谁说过这句话?谁曾听我说过这种话?我家里从来没有茶,也没有将茶摆在任何一个人面前。现在我已很多年没有吃肉了。{SpM 169.2}
例如,有人会告诉你怀姐妹不吃肉。“我希望你不要吃肉,因为怀姐妹不吃肉。”好了,我一点也不在乎那样的事。如果你们没有更好的信念,你们不吃肉只是因为怀姐妹不吃肉,我就不会为你们的健康改良花一分钱。但我希望你们本着个人的尊严和你们个人向上帝的献身站在立,将心灵的殿奉献给上帝。“若有人毁坏上帝的殿,上帝必要毁坏那人”(林前3:17)。我希望你们考虑这些事。不要以任何人为你们的标准。{SpM 169.3}
你们所需要的是这个:你们有一个受造奇妙可畏的身体。那个身体应该得到最小心的对待。我已看到,主已向我指出,最精密的机器是在这个身体里——一个我们可以带着走得太远的好东西,比如吸入过多而膨胀。上帝并没有让这些珍贵的器官像气球一样膨胀。祂决不是为此制造这些器官的。祂希望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将这机器当作上帝的机器来对待,身体系统必须保持完美的秩序才能保持脑力正常。大脑必须工作,你们放在胃里任何不必要的负担都会蒙蔽大脑。像这样来聚会——坐下来,吃得很多,又不锻炼,然后来到会议上,你们都昏昏欲睡;你们的想法一无是处,你们并不真的明白你们所赞成的主张。{SpM 169.4}
现在上帝希望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更敏锐。祂希望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祂使人归正的能力。你们一次也不要提到怀姐妹说了什么。我不要你们做这种事。上帝告诉我,我必须直接对这次会议作见证,但我不要设法使一个人相信。我的工作是把真理留给人心,那些已经在上帝的道中发现真理的人就会赏识它,且会每天赏识上帝已为可怜的瘸子赐下使他们不至差路的光线,我希望你们为自己的脚把道路修直了,免得瘸子差路。{SpM 170.1}
现在我们希望在我们将要拥有的总会中有上帝已赐给凯洛格医生的能力——我想他不在这儿——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他在不在。{SpM 170.2}
(声音:“是的,他在这里。”)
我若没有我的会众眼镜就看不见——但我想要说,主希望你们充分利用祂正在每一部分工作中使用的能力。祂并不希望医疗布道工作与福音工作分开,也不想让福音工作与医疗布道工作分开。祂希望它们融合在一起,祂希望医疗布道工作的这种教育力量被视为先锋的工作,开荒的犁,打破已经存在的偏见,而且没有什么东西会像它那样去打破。上帝希望每一个人都与凯洛格医生肩并肩站立。他因一些人所采取的立场,有时几乎绝望,几乎失去生命。每一个人都扔了一块石头到车前面,要阻碍它前进。现在上帝希望健康和布道工作要前进。祂希望上帝的工作能继续。{SpM 170.2}
真的,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凯洛格医生曾亲切地邀请我去他家里,在会议之前让他们给我治疗一到两周,以便我能参加大会。于是问题就来了,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会说凯洛格医生已经操纵了你。他们要是想这么说,就让他们说吧;他们已经说得够多了,当时连一点根据都没有。但我要把所有的困难都排除在外,于是我发了言:“给我找个地方。”凯洛格医生仁慈地向我开放了他的地方,但我既为了消除所有可能被人说闲话的机会,就决定还是不去那里了。现在给我找个地方吧。星期五晚上,我跪下祷告,说:“主啊,请告诉我去哪里,做什么。”我那时一直生病,而且仍在病着——而且,我并没有选择来巴特尔克里克参加大会,因为我知道这对我将是一个可怕的考验。这是我在经历的第三个冬天。我在澳大利亚度过了一个冬天,在加利福尼亚过一个冬天,我正在这里度过第三个冬天。现在你们可以判断,这一切都影响到我的身体系统。然后是有供暖的房子,在不比加利福尼亚州更需要供暖的地方,他们供暖了,使我陷入了可怕的疟疾症状,自从圣诞节以来我在这里就处在这种状况,然后危机就来了,当时我在洛杉矶,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在星期日一直在讲道,之后就不省人事了,第二天凌晨两点钟,那时我发现他们都在检查我——而我对此一无所知,不知道做了什么,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我脑袋里充满的东西经过我身体的整个通道,带来了血痢,而我一直在旅行,直到来到这里,带着那种可怕的紊乱,血痢。 我根本不能坐起来,只是一直躺着——然而自从离开洛杉矶以来,除了一个地方,我没有让一个地方失望过。我站起来,上帝的力量就帮助了我。在维克斯堡,我讲了两次,在纳什维尔,我讲了两次,在孟菲斯,我讲了一次,在芝加哥,我讲了两次,上帝帮助了我讲道,然后我来到了这里,自从我来到这里,我就一直在讲。{SpM 170.3}
现在你们知道了,我害怕这一切,我不想牺牲我的生命,所以我说我不能来这里。我不能穿过平原。我当时很害怕。在寒冷的天气里,当我旅行的时候,我几乎把肌腱融化了,因为在从澳大利亚过来的路上,我正躺在一个加热的线圈下面。所以我说我不能来了。然后他们说他们将在奥克兰举行会议。但在夜间的异象中,我却像今天一样在这里对你们讲话。夜复一夜,我在传达一个信息,然后我会起来,把它写出来,我会在12点钟和2点钟起来,写出我所得到的信息。就在那时,当我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从伦敦传来消息,说他们希望能见到我,但现在他们走不了这么远,而且花费很高,我听说要花五千到八千多美元,于是我说:“我们没有这样的钱要省,如果我牺牲我的生命,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SpM 171.1}
凯洛格医生根本没说服我来这里。当我谈到细节,寒冷的天气时,他说:“这会有什么区别吗?”——他对我说的唯一一句话——“要是大会能改到几周后举行,这会有什么区别吗?”我说:“会的。”他走后,我开始考虑那个计划。好吧,我们跪下祈祷,我问上帝我该去哪里,该做什么。我在退出,不去了。撒拉说:“你不适合去任何地方,你不适合去任何地方。”{SpM 171.2}
我正祷告,提交我的请求的时候,和其它时候一样,——我看见一道光环绕着房间,带来一种好像美丽鲜花的芳香。然后有声音似乎温柔地说:“接受我仆人约翰·凯洛格的邀请,以他家为你家。”然后又说:“我已指定他为我的医生。你能成为他的一个鼓励。”这就是我在这里和住在凯洛格医生家的原因。{SpM 171.3}
我希望以任何一种可能的方式待凯洛格医生为上帝指定的医生。这是我将会做的。我希望弟兄们团结起来。“他们说,他们说,他们说。”你们只要把“他们说”放在一边就行了。主说,要警醒,要听祂会说什么。你们要指望主,不要指望任何人的能力,得到他们的意见,因为他们只不过是人,他们只不过是邪恶的;但你们只要指望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祂必赐给你们悟性和知识。你不要让你无助的心灵倚靠任何人。你要为自己形成一个品格,而且上帝已赐下所有的鼓励,那个品格应该依照上帝的等次。{SpM 171.4}
此外,我告诉你们,第二天晚上——那天晚上我睡得很开心,很开心。全家的人都融化折服了。他们虽然根本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虽然对我所看见的一无所知,但上帝的灵在那里。他们都在哭泣和破碎,上帝的福气抓住了我们,德瑞赖德姐妹在赞美上帝,我们在那里都得到了一次上帝之灵的沛降。这种事对我来说比俄斐的金子更宝贵。{SpM 172.1}
现在我想要说,为基督的缘故,让我们团结起来吧。让我们抛弃吧——我们伸出指头指责别人的错误还以为这会掩盖我们自己的错误,这样是无法改革我们自己的。上帝说我们必须彼此相爱。上帝说:“我恨恶你们虚假的砝码和量器。”但祂在别的事上所作的一切见证,都告诉我们,祂知道我们。正是主希望我们与祂有最密切联络。你们知道祂曾告诉哥尼流到哪儿去找彼得。祂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就把这些事都告诉了他——他怎么和一个硝皮匠在一起——这一切就都解决了。主的天使原能把这一切的信息告诉哥尼流,但是没有,上帝的教会必须联系在一起,祂已赐给彼得的律法要传给哥尼流和他所有的家人。这就是上帝想要的,祂对我们每一个来到祂面前的人说话,然而我们这样软弱,因为我们正在削弱别人。现在要让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进入我们的地方。要给祂空间,给祂位置,让我们开始在我们的心中运用上帝爱而不是仇恨吧。你一开始建立自己,就开始憎恨别人。愿上帝帮助我们进入正确的立场。我相信上帝今天在这里。我若不相信祂在这里,就不会说我所说的。但我相信你们能使我所说的深入你们内心。{SpM 172.2}
必须在这里做成一番内心的工作。不是无所事事,而是按照基督的原则工作,而当你们根据天国的原则工作时,你们就会看到上帝的救恩显明出来,上帝希望你们随时准备出击。祂希望你们将心灵的窗户向天敞开,向地关闭。祂希望上帝的救恩被显明出来。祂希望医疗布道工作和福音结合起来,不可分割地黏在一起。祂希望这工作能融合在一起,这班人应该成为一个团结的整体。祂需要凯洛格医生的才干;祂需要学校中的才干;祂需要在我们各机构中从事祂圣工和祂教会管理的才干。祂不希望两三个人自立为王,其余的人都要受这两三个人管理。祂希望组成参与各部分工作的委员会。于是你们所了解的医疗布道工作就会在比以往更高的等级上完成。上帝希望它完成。我已经看到人们准备好了。有人说:“哎呀!哎呀!他们已经超过了比例,超过了其它工作在澳大利亚的比例。”我们一点儿也不多,只是我们本应该拥有十倍于我们所用来开始的东西,以便我们能有所建树,作为一个入口,一项先锋的工作。医疗布道工作将无处不在。关闭它是没有用的,它将无处不在。没有一个地方不适合医疗布道工作,它必为福音开路。上帝没有像要是祂正从事的工作受到赏识祂原会赐福的那样赐福我们。我感谢上帝,因为凯洛格医生没有陷入沮丧和不信中。我一直担心他会这样,我给写了一些非常直截了当的事,凯洛格医生啊(如果他在这里的话),或许我写给你的语气太强烈了,但我感到好像我必须抓住你,并且用我的全力抓住你。{SpM 172.3}
但我已看到这项工作,我已看到所进行的工作。若有任何人看到这工作,竟然没有认识到上帝在作工,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谜。我不明白。我无法解释。那些对这里所做的工作有所了解的人,应该是应当代表这工作的人,他们应当给这工作增光添色,也给更高阶层的人增光添色,以便接触他们。你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感到在上帝面前受了尊荣,因为祂已赐给你们藉以接触更高阶层的工具,应该接触富裕阶层。我想要说,我想用尽我的能力把握这工作。我已在医疗布道方面尽了我最大的努力。我们提供了帮助——但我不会告诉你们。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了,但我想告诉你们,我们已经发现了贫困,我们直到离开澳大利亚的最后一刻都不得不消除的贫困。我们在各地都遇到了贫穷、贫穷、贫穷。但我感谢上帝,祂的福气陪伴着我们的工作。{SpM 173.1}
现在我想我已经说得够多了。但上帝的传道人必须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立场。他们必须作福音传道士;他们必须作医疗布道士。他们必须聪明地把握这工作。他们必须把工作推进到很远的地方——然而当他们终止上帝说过应该与福音相连的这项工作,开始从事福音工作时,他们若以为自己是在做这项工作,就是枉然,那么你们就不必期望你们会充满活力热情,因为你们只有上帝希望你们拥有的设施的一半。{SpM 173.2}
但主仍然爱你们。让我们因此赞美上帝吧。现在让我们以新的方式把握工作吧。让我们尽心、尽意、尽性把握工作吧。不要再挑毛病了。要是我看到许多秃鹰,我看到许多正在警醒等候死尸的秃鹰,——我们不想要这种事。我们不想挑剔别人的缺点。你们注意第一要紧的,就有你们能做的一切了。要是你们注意第一要紧的,要是你们因顺从真理而洁净了自己的心灵,你们就会有东西分给别人了。你们就会有能力给予别人了。愿上帝帮助你们;我恳求祂帮助你们,帮助你们每一个人,也帮助我。我需要帮助,我需要力量。{SpM 173.3}
但你们不要引用怀姐妹的话。在你们立于有利地位、知道自己在哪里之前,我们希望你们不要引用怀姐妹的话。要引用圣经。要谈论圣经。它充满了饮食,充满了肥甘。要将它实行在你们的生活中,你们就会比现在更加认识圣经。你们就会有新东西——你们就会有宝贵的东西;你们就不会一再重蹈覆辙。你们就会看到有一个世界要拯救。你们就会看到基督已为之而死的人。我请你们穿戴军装,每一件都穿上,一定要把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SpM 174.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