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斯波尔丁和马根选集》
10.鲁莽与兼并
​1896年5月31日写于新南威尔士州库兰邦,森尼赛德
致美国密歇根州巴特尔克里克,O.A.奥尔森长老
我亲爱的弟兄:
……在明尼阿波利斯会议以后所举行的议事会议上,呈现在我面前的画面乃是基督徒的耻辱。大声争辩,情绪激动,说话尖刻,与其说是基督徒的祷告议事会,倒不如说是政治集会。这些会议既是天国的羞辱,本来就该取消。主没有被与会者尊为贵宾,他们又怎能指望神圣的光照耀他们呢?又怎能感受耶稣的临格来指导和参与制定计划呢?会场没有分别为圣,却被视为一个普通的事务场所。既然如此,聚集的人又如何能得到灵感,以引导他们将真理接在心中,以夫子慈爱温柔的精神说话呢?{SpM 33.1}
在你们的委员会议和议事会议中所作出的决定,所安排和酝酿的计划,一旦付诸实行,就会在整体工作上留下印迹。绝不应出现苛刻精神的痕迹。决不要大叫大嚷,说不耐烦的话。要记住在你们的一切议事会议中都有一位天上的守望者在场。不要说一句自负的话;因为你们是在为上帝制订法规。祂对你们说:“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诗46:10)。{SpM 33.2}
如果你们的委员会议和议事会议不处在上帝圣灵的直接监管下,你们的结论就是从地上来的,和任何属于人的意见一样,不值得多作考虑。基督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15:5)。如果在你们的聚会中没有尊祂为首席顾问,你们的计划就不是来自上头,而是来自人的头脑。{SpM 33.3}
奥尔森弟兄,你提到了我回美国一事。我在巴特尔克里克为真理作见证达三年之久。那些拒绝接受上帝藉着我赐给他们之证言的人,也拒绝了伴随这些证言的证据。我回去对他们无益。{SpM 33.4}
我会写信给你,但我若是回到巴特尔克里克,对那些不爱真理的人做见证,不信的心就会脱口而说:“某人告诉她的。”即便现在也有人表达不信的言论:“什么人已将这些事写信告诉怀姐妹了。”但我知道没有人了解他们的真相,没有人能写出其不知道发生的事情。有一位告诉了我——祂是绝不会捏造、误判或夸大任何事情的。在明尼阿波利斯祂吩咐我跟着祂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使我能听到从卧房里所讲的话。仇敌的计划相当成功。我听不到祷告的声音,只听到人们以一种轻蔑批评的口吻提到我的名字。{SpM 33.5}
我想我不会再蒙召像在明尼阿波利斯那样在圣灵的指导之下站立了。耶稣曾亲自临格与我同在。所有参加聚会的人都有机会通过接受圣灵而站在真理一边。上帝藉着如此丰富之爱与怜悯的洪流差来了圣灵。但是在我们的一些人所住的房间里所听到的却是嘲弄、批评、讥讽和嬉笑。圣灵的显示被归诸于狂热。有谁像高贵的庇哩亚人那样查考圣经,要晓得他们所听到的是否正确?有谁祈求上帝的引导呢?这次会议的场面令天上的上帝感到羞于称与会者为弟兄。所有这一切天上的守望者都看见了,并记录在上帝的记录册上。{SpM 34.1}
主会涂抹那些之后以真诚痛悔的心悔改之人的过犯;但每次相同的精神在心中醒来,当时所行之事就得到赞同,行那些事的人就要对上帝负责,必须在祂审判的宝座前为自己的行为作交待。拒绝基督之人的精神在他们心中激起。他们若是生活在基督的时代,就会像邪恶不信的犹太人那样对待祂。{SpM 34.2}
上帝的仆人们此时没有平淡乏味的见证可作,无论人们愿不愿意听,愿不愿意忍受。拒绝上帝慷慨赐予我们亮光和证据,就是拒绝基督;除祂以外别无救主。{SpM 34.3}
巴特尔克里克的工作
主的灵描绘出《评论与通讯》出版社的状况。上帝藉着先知以赛亚说道:“我必不永远相争,也不长久发怒,恐怕我所造的人与灵性都必发昏。因他贪婪的罪孽,我就发怒击打他,我向他掩面发怒,他却仍然随心背道”(赛57:16-17)。{SpM 34.4}
这段话准确地描述了巴特尔克里克出版社的情形。贪婪已进入出版社几乎所有的业务交易,已在个人身上表现出来,其影响像大麻风一样扩散开来,直到败坏了整个机构。出版社既腐败了,总会协会就插了进来,打算自己办理而不让这个“病孩”负责。然而由总会协会挑起出版工作的担子乃是一个网罗。这不会赋与出版工作以特别的神圣性质,反而会使总会协会挑起一付担子,会把它压垮,降低其效能,使其丧失活动力,除非管理业务的,是具有坚定原则又有爱心的人。{SpM 34.5}
采取这一步骤只是改变了责任,而没有改变错误的原则。过去所做的事情会在总会协会的掩护下继续做。这个协会的神圣性质在迅速消失。还有什么东西会被尊重为纯净圣洁而没有玷污呢?还有什么声音会让上帝的子民看为应当尊重的声音呢?现在肯定没有什么东西拥有上帝的认证。神圣的事物与同上帝无关的尘世业务搀杂在一起了。{SpM 35.1}
总会协会在很大的程度上丧失了它的神圣性,因为它的一些成员在明尼阿波利斯会议之后丝毫没有改变他们的观点。有些居负责地位的人继续“随心背道”(赛57:17)。有些来自南非和其它地方要接受教育好有资格作工的人感染了这种精神,带回到他们的家乡,以致他们的工作没有结出善果。他们所接受的人的意见仍像大麻风一样紧贴在他们身上;而已经感染了巴特尔克里克属灵麻风的人还能不能区分属天的原则与人的方法和计划,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从巴特尔克里克所接受的影响和观点已经大大妨碍了南非的工作。{SpM 35.2}
由于巴特尔克里克现存的状况,上帝的圣工无法在正确的基础上推进。这种状况要持续多久呢?何时人的悟性能在圣灵的帮助下清晰敏锐起来呢?那里的一些人没有觉察到多年来一直以一种不光明正大的方式实施的计划所造成的有害影响。现在有些管理人员行走在他们所领受的光中,尽全力在作工,但他们的同工却压制他们,使他们的成就甚微。他们的同工对于人心灵的奴役正在加深已经包围他们的黑暗。如今谁有把握认定他们尊重总会协会的声音是安全的呢?我们教会的信徒如果看明那些在自己所点燃的微光中行走的人所实施的管理,还会尊重他们的决定吗?我的回答是,不,丝毫不会。我蒙指示:一般信徒不知道巴特尔克里克工作的核心正处于病态和腐败之中。许多人倦怠,无精打采,漠不关心,赞同他们并不明白的计划。哪里有声音,从何处会有声音传来,叫人们可以听祂,知道那是来自真牧人的声音呢?我蒙上帝圣灵的感召将这些事呈现在你们面前。根据过去几年的经验,这符合实际的情况。……{SpM 35.3}
关于出版工作的兼并
主将一些事显在我面前,使我为巴特尔克里克的机构感到震惊。主既将这些事摆在我面前,我若不尽力抑制巴特尔克里克谋求更多权势的精神,我算是始终如一吗?多年以来这里一直没有称职的人员本着基督化的诚实来进行管理,担负责任。{SpM 36.1}
兼并计划对现代真理的事业是有害的。巴特尔克里克已拥有她应拥有的一切。那里有人提出了自私的计划。若是某个部门的工作取得一定成就,他们并没有表显出“已经够好,不要去管”的精神,而是设法把这些权益附在大整体上。他们竭力把持一切,但仍渴望得到更多。何时他们能表显出他们是在圣灵的引导之下制订这些计划,才可恢复对他们的信任。{SpM 36.2}
二十年前,我对所赐给我有关太平洋出版社的警告和提醒感到吃惊,——就是它始终应独立于其它一切机构,不受其它机构控制,却要在主的带领和保护之下从事祂的圣工。主说:“你们都是弟兄”(太23:8)。巴特尔克里克更强大的出版社不应以嫉妒和猜疑的眼光看待太平洋出版社。它必须保留自己的个性,严格保守自己免于任何腐败。它不可并入其它任何机构。巴特尔克里克的权利和支配之手不可跨越大陆去管理这个机构。{SpM 36.3}
后来,就在我丈夫去世前不久,有几个人提议让这些出版社归一个主要机构管理,圣灵又向我启示过去主曾向我说过的话。我告诉我的丈夫,对于这个建议的回答是,主没有计划任何此类行动。那位从起初就知道末后的主比容易犯错的人更了解这些事。{SpM 36.4}
最近奥克兰出版社的情况再次呈现在我面前。我蒙指示:这个机构有一番工作要做。若是工人们一直注目于上帝的尊荣,这番工作就会荣耀上帝;但他们因承揽了一项会使机构败坏的工作而正在犯一个错误。我还蒙指示看到它必须独自站立,只在上帝的掌管之下执行祂的计划。{SpM 36.5}
主指示我,这项工作的分支机构应在各地建立起来,并在太平洋出版社的监督之下继续开展。但工作既取得成功,嫉妒、恶意的猜测和贪婪就会随之而起。会有人做出努力要改变局面,把这工作并入巴特尔克里克的权益中。有人要热衷于改变局面,可是主禁止这种兼并。每一个分支机构都要允许存在下去,做它自己的工作。{SpM 36.6}
在各个机构之中都会发生错误,但是经理们若愿意学习一切当学的教训,小心地行事,这些错误就不会重演,上帝就会主持这项工作。我们机构中每一位工作人员都需要以上帝的话作为行动的准则。这样,上帝的福气就会临到他的身上。没有上帝的真理作他的向导和监督,他就不得安全。如果人可以不靠上帝而生存的话,那么他也许可以不以上帝圣洁的话作为指南。在我们做一切工作时必须由真理来控制我们的良知良能,由圣灵约束我们的思想言行,指导我们一切属世和属灵的行动。{SpM 37.1}
我们赞美、祈祷、从事宗教侍奉,是很讨上帝喜悦的,但圣经的宗教必须带进我们所从事的一切工作,赋予每日生活的每一责任以神圣的性质。主的旨意必须在一切事物上成为人的意志。以色列的圣者已将引导的准则赐予各人,这些准则必须严格遵从,因为它们构成品格的标准。无人能转离这些首要的公义原则而不犯罪。但我们的宗教被信徒误表和轻视了,因为太多的人自称持守真理却没有对自己的同胞实行宗教的原则。{SpM 37.2}
我要对在巴特尔克里克的弟兄们说,在任何情形下你们都不要去兼并。这无非是将远近各地一切的工作置于巴特尔克里克各机构的管理之下。上帝的圣工不能由那些人成功地推进,他们因拒绝亮光,已将自己置于什么都不会感化他们悔改或改变行径的地方。有些参加巴特尔克里克工作的人,内心并没有成圣并受上帝管理。{SpM 37.3}
从事上帝圣工的人如果不愿意听祂的声音,遵行祂的旨意,就应该完全放下这工作。上帝不需要这种人的影响力。我坦率地说:现在是实事求是的时候了。那些全心爱上帝并敬畏祂的人是上帝唯一能够信任的人。但那班与上帝离心离德的人应该自行离开上帝如此严肃重要的圣工。{SpM 37.4}
怀爱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