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路在线—文章—书籍—专辑—视频—问问—见证—健康——天路在线网站,使奔走天路的你从新得力官网

信息选粹一
第二章 怀爱伦和她的著作
(致保尔森医生的信,1906年6月14日写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赫勒那 )
亲爱的弟兄:
     我收到你的信时,正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数周以来,我一直在考虑我们疗养院的发展问题,写出有关地震及其教训的事也占用了我的时间和精力。{1SM 24.1} 
     但我现在必须给你和其他人回信。你在信中提到你早期受过训练要绝对相信证言,你说“我受引导得出结论并且坚定相信,你公开或私下说的每一句话,你在任何情况下写的每一封信,都和十条诫命一样是上帝默示的。”{1SM 24.2} 
     我的弟兄,你已殷勤研读我的著作,你从未发现我曾有过这种主张,你也没有发现我们圣工中的先驱们曾有过这种主张。{1SM 24.3} 
     你无疑在《善恶之争》的序言中见过我对十条诫命和圣经所作的论述。这会帮助你正确理解有关事宜。这就是那个声明:{1SM 24.4} 
     “圣经本身指明上帝是它的作者,然而它是用人手写成的,而且其中各卷不同的笔法也表现了不同写作者的特点。圣经中的真理固然“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提后3:16),但这些真理却是用人的言语表达出来的。那无穷无限的上帝曾藉着祂的圣灵,以真理的光点亮祂众仆人的心灵意识。祂使他们看见异象和异梦,表号和象征;然后这得蒙真理之启示的人使用人的话语将这些观念表达出来。{1SM 25.1} 
     “十条诫命乃是上帝亲口颁布,亲手记录的。这些诫命完全是上帝所制定的,其中没有丝毫人为的成分。可是圣经全书乃是用人的话语表达上帝所赐的真理,故形成了一种神人的联合。这种联合也存在于基督的性格上,因祂是上帝的儿子,同时也是“人子”。所以“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这一句话,既是论述基督的真理,也是论述圣经的真理。{1SM 25.2} 
     “写作圣经的人既生存于不同的时代,他们的身份和职业不同,智力和属灵的天赋也不同,所以圣经各卷的文体呈现着很大的区别,所阐述的题材也有着不同的性质。这些不同的作者用了不同的语气,而且一个人对某一点真理往往比另一个人讲得更为深刻。所以一个题目经过几个作者从不同的角度和关系上去发挥,对于一般肤浅,不求甚解或有成见的读者,或许会有自相矛盾的现象。但一个审慎,敬畏上帝而有更清晰眼光的读者,却能看出其中的和谐。{1SM 25.3} 
     “真理既经不同的作者发挥出来,就可以有多方面的表现。一个作者对于一个题目的某一方面受到较深的印象;他能掌握那与自己经验或理解力和体会力相称的几个要点;另一个人则掌握到另一方面。于是每一个人在圣灵的引导之下,就将自己的意识所受到最深刻的印象写出来,——各人对真理写出不同的一方面,而全部则呈现着完全的和谐。这样显示的许多真理,能联合成为一个完整的系统,并能适合于处境和经验不同之人的需要。{1SM 25.4} 
     “上帝乐意用人的手将祂的真理传给世界。祂亲自藉着祂的圣灵给人资格和能力去进行这工。祂也引导人的思维,使他讲出合适的话语,写出恰当的字句。真理的财宝虽是放在瓦器里的,但它毕竟是从天上来的。所作的见证虽然是用世人不完全的语言表达出来,但它总是上帝的见证。而且上帝每一个顺命而有信心的儿女,都可以从其中看出上帝能力的荣耀,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1SM 26.1}
证言的纯正
     我在1882年6月20日所写的《忽视证言》,与这一点完全一致。这篇文章发表在《教会证言》卷五,第31辑62-84页。我引用几段供你考虑: {1SM 26.2} 
    “许多人看自己多年推进真理,便感自满,觉得现在有资格因为自己过去的考验和顺从获得一份奖赏。但他们过去在上帝的事上既有这种真实的经验,就使得他们在他面前更有罪,因为他们没有保持自己的正直,也没有达到完全的地步。以往岁月的忠心决不能弥补今年的疏忽。一个人昨天的信实不能弥补他今天的虚谎。{1SM 26.3} 
     “许多人为自己对证言的漠视找借口说:‘怀姐妹是受她丈夫影响的;证言是按他的精神和判断形成的。’有些人试图从我得到某种东西,好证明他们的做法是对的,或扩大他们的影响力。那时我就决定,什么都不写了,直到在教会中见到上帝改变人心的大能。但是主将这担子放在我心上。我只好认真地为你们作工。这使我丈夫和我付出了多少代价,到将来才会显明。既然主多年来再三把他们的事呈现在我面前,我岂不知道教会的状况呢?警告已经再三发出,但是并没有发生任何决定性的改变。……{1SM 26.4} 
     “可是现在,当我传给你们一份关于警告和责备的证言时,你们中许多人却说它仅仅是怀姐妹的意见。你们因此侮辱了上帝的灵。你们知道主如何藉着预言之灵彰显了他自己。我蒙指示见到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事。我蒙指示见过一些从未见过的面孔,几年之后,我一见到他们就认识。我曾从沉睡中被唤起,清醒地意识到以前脑中所想过题目;我曾在半夜写信,寄往大陆的另一端,在关键时刻到达,使上帝的圣工免受大害。这就是我多年来的工作。有一种能力在激动我,去责备并申斥那些我从未想过的错误。过去这三十六年的工作究竟是出于上头的呢,还是出于下面的呢?…… {1SM 27.1} 
     “我去科罗拉多州的时候,心情因你而感到沉重,以致我在身体很软弱的时候,仍要写下好多的话,以便你在帐棚大会中可以宣读。凌晨三点,我颤巍巍地从床上爬起来,带着虚弱的身体,写信给你。上帝借着我这个瓦器说话。你也许说,这不过是一封信罢了。不错,这是一封信,然而却是出于上帝圣灵的感动,把所显示给我的事,陈明在你面前。在这些信中,也就是我所作的见证上,我乃是把主所指示我的事转述给你。我在报刊上所写的文章,没有一篇是仅仅表达我个人的意见。这些都是上帝在异象中启示给我的,来自祂宝座所发的宝贵亮光。{1SM 27.2} 
     “什么样的声音,你才愿意相信出自上帝?上帝用何种能力,才能纠正你的过犯,并引导你走当行的路呢?你又该用何种能力在教会里做工呢?如果你要等到所有不确定的阴影和疑惑的可能都清除后你再相信,那你永远也不会相信了。对未见之事产生疑惑,绝不会生发信心。信是以确据而不是以外在的表现为基础。主上帝要我们听从责任的呼声。当我们的周围,环绕着许许多多要我们走相反道路的声音时,我们需要慎重地加以分析,以识别来自上帝的声音。我们要抗拒并制胜本性的倾向,听从良知的呼声,决不协商或妥协,唯恐良心的提示停止,欲望和冲动支配了我们。{1SM 27.3} 
     “主的话临到我们一切还没有因决意不听也不顺从而拒绝祂灵的人。我们可以从警告,劝勉和责备中听到祂的声音。这是上帝赐给祂子民真光的信息。我们若要等待更大的呼声或更好的时机,这光就会收回,我们就会被撇在黑暗之中了。……{1SM 28.1} 
     “弟兄们,我很伤心地说,你们因疏忽的罪,没有行在光中,而被黑暗所包围。你们没有看出并顺从这光,可能这并不是故意的;但你们所怀的疑惑,并疏于听从上帝的要求,已经蒙蔽了你们的悟性,使你们视黑暗为光明,视光明为黑暗。上帝吩咐你们要达到完全。基督教是一种前进的宗教。来自上帝的亮光是充足的,等待着我们的祈求。无论主赐下什么福分,祂总是有无限的供应,无穷的储备,过于我们所能求取的。怀疑主义可能会奚落、嘲笑并拒绝福音的神圣要求。世俗的精神或许会污染许多人,控制许多人;上帝的圣工要站稳脚跟,可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和不断的牺牲,但它终必取得胜利。{1SM 28.2} 
     “上帝的命令是:前进!履行你们个人的责任,把一切的后果交在上帝手中。我们如果在耶稣带领的道路上前进,就必看见祂的胜利,分享祂的喜乐。我们若要戴上胜利的冠冕,就必须参加战斗。我们必须与耶稣一样藉着苦难得以完全。要是基督的生活是一种安逸的生活,那么我们就可以放心偷懒了。既然他的生活是以不断舍己、受苦和自我牺牲为标志的,我们若是与祂一同受苦,就不该发任何的抱怨。我们既有‘世上的光’(约9:5)作我们的向导,就可以安全地行走在最黑暗的路上。……{1SM 28.3} 
     “当主最后把你们的情况显在我面前,使我知道你们没有重视所赐的亮光时,我受命要奉祂的名清楚地对你们说话,因为祂的怒气已经对你们发作。这些话是对我说的:‘你的工作是上帝所指定的。许多人不会听从你,因为他们不肯听从那伟大的教师;许多人不愿被纠正,因为他们的道路在他们自己的眼中看为正。但是要把我将赐给你的责备和警告传给他们,无论他们听从还是抵制。’”……{1SM 29.1} 
     有关这些引文,请再次学习《教会证言》卷五654-691页的文章《证言的性质和影响》。{1SM 29.2} 
     你引自《证言》第31辑(《教会证言》卷五第67页)中的话是正确的:“在这些信中,也就是我所作的见证上,我乃是把主所指示我的事转述给你。我在报刊上所写的文章,没有一篇是仅仅表达我个人的意见。这些都是上帝在异象中启示给我的,来自祂宝座所发的宝贵亮光。”我们期刊中的文章以及我的许多著作也是如此。我所得到的指示都和上帝律法条例中的圣言相符。我蒙指示从基督的教训中选择材料。难道我著作中所取的立场和耶稣基督的教训不符吗?{1SM 29.3} 
欺骗性描述的危险
     对于你提出的一些问题,我不想回答是或否。我决不能作出一些会被误解的声明。我蒙指示,看到并感受到一些人的危险,他们有时会因听了关于上帝所赐给我的信息的欺人描述,而置自己的心灵于危险当中。他们通过曲解和误断我所写的,试图让自己个人的不信显得有理。有些弟兄行在疑惑、怀疑和错误推理的迷雾当中,我对此感到非常难过。我知道,如果那蒙蔽他们属灵视力的乌云能被驱散,他们中一些人是能因勉言的信息蒙福的。但是他们看不清楚。所以我不敢和他们沟通。当上帝的灵清除神秘主义的谬论时,他们才能在我蒙指示所发的信息中得到全部的安慰、信心和盼望,就如他们在过去的年月中所得着的。{1SM 29.4} 
     真理终必获胜!那牺牲自己性命赎回人类脱离撒但迷惑的主不是睡着,而是警醒着。当祂的羊转离那本不是他们牧人的陌生人的声音时,就要在他们喜爱追随的声音中欢喜快乐了。{1SM 30.1} 
     我们能从研究基督的生平中学得宝贵的教训。嫉妒成性的法利赛人曲解基督的言行,他们若肯完全接受,原会使他们的属灵悟性大大受益。他们非但不钦佩祂的良善,反倒邪恶地在祂门徒面前控告祂——“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太9:11)?他们没有亲自去找我们可称颂的救主,因祂的回答会立刻判定他们的恶意,所以就到门徒面前控告祂,他们就象邪恶的酵,要造成极大的损害。基督若是一个不敬虔的人,祂原会失去跟随祂的信徒之心的把握。但是因为门徒信赖基督,所以不愿听恶毒控告祂之人的暗示。{1SM 30.2} 
     这些邪恶的控告者急欲责备主的门徒,于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带着同样的问题来问基督:祢的门徒为何行不合法的事呢?而当他们断定我们的主犯了罪时,他们不去跟祂本人说,反而去跟祂的门徒说,要把不信的种子种在跟随祂之人的心中。{1SM 30.3} 
     他们这样行事是要引起怀疑和争执。他们千方百计要使那一小群人心生疑窦,以便使门徒注意一些会阻碍耶稣基督福音之恩惠善工的事。{1SM 31.1} 
     这种事也会临到今天真信徒的头上。主耶稣是鉴察人内心的;祂能看明所有人对祂和信祂之门徒的心意和动机。祂对那些吹毛求疵的人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太9:12)。傲慢的法利赛人对自己的敬虔和圣洁自视甚高,同时准备责备别人的生活。——《怀爱伦信函》1906年第206号{1SM 31.2}
主的使者
     昨天晚上,在异象中,我站在我们的一群会众面前,为现代真理,和现代的责任作确实的见证。讲完后有许多的人来围着我提出问题。他们对于许多不同的要点要求解释,我不得已地说,“请一个一个地发问,免得把我弄得心意昏乱。”{1SM 31.3} 
     于是我就向他们请求,说,“多年来你们有许多的凭据证明主已赐给我一项工作去做。这些凭证几乎不能再大了。你们要因一个人不相信的缘故,便把这些凭证像蜘蛛网般扫除吗?使我心里痛苦的是许多现在心里迷惑而受试探的人,原来有足够的凭据和机会去考虑,祷告和了解,但还是看不出那些诡辩的性质,是要引诱他们拒受上帝所赐要救他们脱离这些末日的迷惑的警告。”{1SM 31.4} 
     有些人,因我没有自称为先知,就被绊倒,询问说:“为何这样呢?”(这里指怀爱伦1904年10月2日在巴特尔克里克的一次讲道上说:“我没有自称是先知。”——编者 ) {1SM 31.5}
      我没有什么可自称的,惟独蒙主指示我是主的使者。主在我年幼的时候呼召我作祂的使者,领受祂的圣言,奉主耶稣的名,传出清楚明确的信息。{1SM 32.1}
     我在年少时就曾被屡次问及,你是先知吗?我的回答始终是:我是主的使者。我知道许多人称我为先知,但我却没有以这个头衔自称。我的救主称我为祂的使者。祂指示我说:“你的工作就是传达我的话语。将有奇异的事发生。我在你幼年时就将你分别出来,传信息给犯错误的人,把我的话说给不信的人听,用笔和声音,根据圣言责备不正当的行为。你要用圣经劝戒人。我要向你开启我的圣言。它不会象一种陌生的语言。我所赐的信息要以简明的真口才,用笔和声音从一个从未在学校深造的人传出来。我的灵和我的能力必与你同在。”{1SM 32.2} 
     “不要惧怕世人,因为我的盾牌必护卫你。说话的不是你;给予责备和警告信息的乃是主。无论在什么境遇下总不要偏离真理,要分赠我所给予你的光。关于这末日的信息要著作成书,垂诸久远,好对那一度在光中喜乐,但因罪恶诱惑的影响力而放弃了真光的人作见证。”{1SM 32.3} 
     我为什么不自称是一位先知呢?——因为在这些日子,许多大胆自称先知的人侮辱了基督的圣工;还因为我的工作远非“先知”一词所能涵盖。{1SM 32.4} 
     最初受托这项工作时,我祈求主把这副担子放在别人身上。这项工作如此巨大、宽广、深刻,以致我担心自己无法完成。但主已藉祂的圣灵使我能做祂所交给我去做的工作。{1SM 32.5}
一项具有多种特征的工作
     上帝已向我显明多种方法。祂希望我用这些方法推进一项的特殊的工作。有多个异象赐给我,且有应许说:“你若忠心传讲信息并且忍耐到底,就必吃生命树的果子,喝生命河的水。”{1SM 33.1} 。
     关于健康改革,主给了我大光。我曾和我丈夫一道,从事医疗布道的工作。我将病人带回家中,照料他们,给教会树立了一个榜样。我给妇女儿童施过积极有效的治疗。作为主指定的使者,我还讲论有关基督徒节制的题目。我全心全意投入这项工作,将节制最广泛、最真实的意义讲给大批会众。{1SM 33.2} 
     我蒙指示,我必须始终敦促那些自称相信真理的人必须实行真理。实行真理意味着成圣,而成圣意味着为主的服务培养和训练每一种能力。{1SM 33.3} 
     我蒙指示,不要忽略那些受错待的人。我特别蒙指示,要抗议那些有职权的人向福音传道人所施任何武断或专横的行为。尽管令人不悦,但职责所在,我还是要责备压迫者,维护公义。我要提出在我们的各机构中维护正义和公平的必要性。{1SM 33.4} 
     我若看到那些身居要职的人忽视上了年纪的传道人,就要向那些有责任照顾他们的人提出这事。已经忠心尽责的传道人在年迈体衰时不可被忘记或忽视。我们的各区会不可漠视那些已在圣工中负过重担之人的需要。约翰是在服侍主已经年迈的时候被放逐到拔摩海岛上的。然而他却在那个孤寂的海岛上得享与上天的交通,比他在一生其它的时间领受的还多。{1SM 33.5} 
     我结婚之后蒙指示,我必须对那些无父无母的孤儿表现出特别的关怀,先亲自照管一些孤儿,然后再为他们寻找家庭。这样,我就会给别人树立一个他们能做什么的榜样。{1SM 34.1} 
     尽管需要时常出行,还有大量东西要写,但我还是收养了一些三到五岁的儿童,照顾他们,教育他们,训练他们承担责任。我不时把十到十六岁的男孩接到我的家里,给予他们母亲般的关怀,训练他们服务。我感到有责任把每一个教会里的人都应觉得有责任去做的那项工作摆在我们的人面前。{1SM 34.2} 
     在澳大利亚时,我仍旧坚持这项工作,把有危险遭受试探以致丧失灵魂的孤儿接到我家里。{1SM 34.3} 
     在澳大利亚,我们(这里指她的同工。怀雅各已于1881年逝世。)仍旧从事医疗布道的工作。有时,我使自己在库兰邦的家成了病人和受苦之人的收容所。我的秘书曾在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受过训练,现在与我并肩作战,且做布道护士的工作。她的服务无可指摘,我们因对患病受苦之人表现的关心而赢得了人们的信任。不久之后,库兰邦健康休养所建了起来,我们便解除了这个重担。{1SM 34.4}
没有自夸的主张
     我从未称自己是女先知。如果别人那样称呼我,我也不跟他们争论。但我的工作涵盖了那么多方面,以致我只能称自己为一名使者,奉差将来自主的信息传给祂的子民,并且从事祂所指出的任何方面的工作。{1SM 34.5} 
     我上一次在巴特尔克里克时,曾当着大批会众说过,我没有称自己是女先知。我两次提到此事,每次都想声明:“我不自称是女先知。”我若说过与此不同的话,就愿人人现在都明白,我存心要说的乃是我不自称先知或女先知。{1SM 35.1} 
     我了解有些人急于知道,怀夫人现在的观点是否和他们数年前在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的园林里,在帐幕礼拜堂中及在郊外举办的帐篷大会上听她所说的一致。我向他们保证,她今天所传的信息,与她过去六十年公众布道期间所传的是一样的。她为主做的服务也与她在少女时代的侍奉一样。她仍从那同一位“教师”领受教训。所赐给她的指示乃是:“把我所启示给你的传达给别人。把我所赐给你的信息写出来,好叫人们能得到。”这就是她所尽力去做的事。{1SM 35.2} 
     我写了许多书,且已广为流传。我自己是写不出这些书中的真理的,但主已赐给我祂圣灵的帮助。这些书发表了主在过去六十年间赐给我的指示,含有天上来的亮光,必经得起审查的考验。{1SM 35.3} 
     如今我已七十八岁,仍在辛苦工作。我们全在主的手中。我信赖祂,因我知道祂决不撇下也不丢弃那些信赖祂的人。我已将自己交给祂保守。{1SM 35.4} 
     “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祂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侍祂”(提前1:12)。——《评论与通讯》1906年7月26日{1SM 35.5}
比先知更多的工作
     我在讲道时说过,我不自称是女先知。有人对这个声明感到惊讶,既然对这事已多有谈论,我就要做个解释。别人已称我为女先知,但我从未采用过那个称号。我觉得没有责任这样称呼自己。在我们这个时代,那些大胆自称先知的人往往使基督的圣工蒙羞受辱。{1SM 35.6} 
     我的工作远非先知一词所能概括。我视自己为一名使者,蒙主所托将信息传给祂的子民。——《怀爱伦信函》1905年第55号{1SM 36.1} 
     我蒙指示,我的工作不应被那些推测其性质的人所阻碍。他们心中对于假想的先知工作纠结着许多复杂的难题。我的使命包含先知的工作,但是不止于此。它所包含的远过于那些撒播不信种子之人的心智所能理解的。——《怀爱伦信函》1906年第244号(致巴特尔克里克教会的长老们){1SM 36.2}
接受和分赠亮光
     经常有人要我描述见异象时和异象后的情况,我只能说当主认为适合藉异象启示我时,我会被带到耶稣和天使面前,于是我对世上的事毫无所知。除了天使所指示的,我一概不知。他们经常指引我观看发生在地上的事。{1SM 36.3} 
     有时我会被带到以后的时日,看到一些将要发生的事。同样的,我也会被领观看过去曾发生的事。出了异象之后,我不能马上记起所有受启示的事件,也不非常清楚它们的过程,但当我下笔时,我在异象中所见的景象,便一一呈现我面前,使我能自由地写下来。有时,我一出了异象,便会忘了所见的事物,无法加以回忆,直到身处异象中的环境时,那些异象就会历历在目。我在述说和写下异象的事上,和见异象一样,完全依靠圣灵的带领。除非上帝允许我在祂认为合适的时间,述说或写下异象中所见的事件,我很难想起所见的异象。——《属灵的恩赐》(1860)卷二,292, 293页{1SM 36.4} 
     虽然,我在写下所见的异象时与领受异象时一样,都是依靠主的灵,但我用来描述所见景象的文字,却是我自己的,只有天使亲口对我所说的话,我才加上引号。——《评论与通讯》1867年10月8日{1SM 37.1} 
     有人问,怀姐妹怎么知道她那么明确地说出来的问题,好像她有权柄说这些事一样呢?我这样说是因为当我处在困惑中时,这些事便闪现在我脑海中,就象闪电划破风暴肆虐时的乌云一般。一些情景多年前就已呈现在我面前,却没有留在我的记忆中,但在需要发出指示时,有时甚至是当我站在众人面前时,这些回忆便象一道闪电,强烈而清晰地临到,使我清楚地想起那个特别的指示。在这种时候,我便忍不住说出闪现在我脑海中的事,不是因为我见了一个新的异象,而是因为过去多年前所见的异象如今历历在目。——《证言的写作和发表》第24页。{1SM 37.2}
没有声称绝无错误
     我们有许多教训需要学习,也有许多错误需要放弃。惟有上帝和天国是一贯正确的。那些以为自己决不需要放弃某一种喜欢的观点,决不需要改变自己主张的人一定会失望。我们如果顽固地坚持自己的观念和意见,就不能实现基督所祈求的合而为一。——《评论与通讯》1892年7月26日{1SM 37.3} 
     我从未声称自己绝无错误,惟有上帝是一贯正确的。上帝的话语是真实的,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怀爱伦信函》1895年第10号{1SM 37.4}
圣与俗
(1909年3月5日写于加利福尼亚州疗养院)
     我为A弟兄感到烦恼,他曾多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做工。他发表了一些奇谈怪论,而我感到很痛苦,因为看到他因我所说关于乐园谷疗养院房间数目似乎是矛盾的话而拒绝了全部证言。A弟兄在写给加利福尼亚州南部一位弟兄的信中说,我说乐园谷疗养院有四十间房屋,而实际上那里只有三十八间。A弟兄向我提出这就是他对证言失去信任的理由。……{1SM 38.1} 
     我所说关于乐园谷疗养院房间数目的消息,并不是来自主的启示,只不过是人的意见。主从未向我启示过我们任何一所疗养院房间的准确数目;而我知道这种事不过是通过询问那些据认为会知道的人。我在谈论这些普通问题时,没有说过什么话使人以为我所知道的事是主在异象中赐给我,我才这样说出来的。……{1SM 38.2} 
     当圣灵启示任何涉及主圣工机构的事,或上帝在人心思意念上的作为时,就像祂过去藉我启示这些事情一样,所赐的信息要被看作上帝为那些需要亮光之人而赐下的亮光。但是人若把圣的和俗的混在一起就是大错。在要这么做的趋势上我们可以看到仇敌毁灭生灵的作为。{1SM 38.3} 
     上帝已赐给祂所创造的每一个生灵能力去侍奉祂,但撒但却谋求藉着他不断地试探误导人,使人难以做这种侍奉的工作。他行事要蒙蔽人的属洞察力,使人分不清哪个是圣的哪个是俗的。我通过一生对我的主和夫子的侍奉,得以了解了这种区别。……{1SM 38.4}  
     有信息临到我:把你自己献给有史以来曾托付给世人的最崇高的工作。我将赐给你高尚的抱负和能力以及对基督工作的真认识。你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是用重价买来的,就是用上帝儿子的生与死买来的。上帝要求你在使人成圣的圣灵的领导下献上你作祂孩子的心和服务。{1SM 39.1} 
     我将自己全部的生命献给上帝,在一切事上顺从祂的呼召。从那时起,我的生命一直用在传达上帝的信息上,或用笔书写,或讲在大批的会众之前。在这种时候,并不是我自己在控制我的言行。{1SM 39.2} 
     但有时候我也要说一些普通的事情,我的思想也会被一些普通的考虑所占据,要写一些普通的信件,从一个工人传消息给另一个工人。这种言语和这种消息并不是在上帝之灵特别的感动之下发出的。有时人们问的问题根本不是关于宗教问题的,而这些问题又必须回答。我们也谈论房屋和地产,要做的交易,及我们机构的位置,他们的利与弊。{1SM 39.3} 
     我收到一些来信,请教许多非常奇怪的问题,我便根据自己所得的亮光提出建议。人们再三反对我蒙指示给出的劝勉,因为他们不想接受所赐的亮光,而这种经历已使我极其恳切地寻求主。——《怀爱伦文稿》1909年第107号{1SM 39.4} 
目录